頻道

新聞內容

海口一女子靠網貸借錢給情人 被騙財騙色後成“負婆”
南海網 徐培培 2021-01-15 09:24

  在很多人的眼裏,麗姐(化名)是幸福的。

  她家住在府城,家裏有一棟小樓出租,丈夫在一家大型企業做外包,有兩個可愛的兒子。

  不為人知的光鮮背後,麗姐卻是滿腹苦水:好賭的丈夫稍不如意就對她施加暴力,每次回來就是要錢;麗姐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被丈夫無情的拳腳砸在身上,礙於面子,苦於孩子,她選擇自己忍受。

  2018年12月23日的那個下午,她和阿城(化名)開始了一段故事。

  一個是府城“包租婆”,一個是在各個美髮機構遊走、打工的髮型師,他們的開始,最初也僅限於客户關係。

  2018年12月20日,麗姐清楚地記得這個時間。這天,賭輸了的丈夫找她拿錢,拒絕之後,丈夫關好門窗,拉好窗簾,再次對她一頓拳打腳踢。心情極度不好的麗姐一個人來到了海口國貿玉沙路一家美髮連鎖機構,在這裏,髮型師阿城給她做了一個美美的頭髮,倆人互加了微信好友。

  在那之後,阿城頻繁地找麗姐聊天,“姐,我看你髮質不好,要不要做一個頭皮養護套餐?辦卡3000,我這裏可以打折優惠,800塊就能辦了。”

  不過那時候的麗姐真沒什麼錢,家裏的積蓄被丈夫輸光了,大兒子讀中學要花錢,小兒子剛滿1歲也是在嗷嗷待哺,家裏的一個大租户退租,雙方還有一些皮要扯……

  儘管如此,她還是沒能頂得住阿城的“好言”轟炸,用支付寶綁定信用卡之後,掃了阿城發來的一個二維碼,付了800元錢充卡。對於促成的這一單,阿城自然很開心,對麗姐更加熱乎乎地噓寒問暖,並説要感謝她,請她吃飯。

  幾天之後的12月24日,平安夜。

  麗姐赴了阿城的約飯,觥籌交錯之間,她流着淚向阿城講述了自己的不幸,這是她第一次向一個外人徹底敞開心扉。

  “姐,我在感情上也很受傷。”阿城告訴麗姐,他在儋州也有一個女朋友,前段時間分手了,女朋友還拿走了他這些年打工所有的存款。

  夜幕逐漸降臨,阿城提出晚上不回去了,去酒店開房。“小弟,開什麼玩笑,我比你大15歲呢。”麗姐拒絕了他,不過最終還是沒能抵住阿城的軟磨硬泡。

  第二天,阿城找她借了9000元,還以微信文字信息的方式,寫了一張“借條”。囊中羞澀的麗姐再次拿出自己的信用卡,用阿城隨身攜帶的一個刷卡機完成了支付。

  那是第一次,卻不是最後一次。

  在2018年12月25日到2019年的9月上旬,阿城多次以妹妹有事、家人患病、朋友幫忙等理由向麗姐借錢,麗姐通過刷信用卡、掃碼、申請網貸的方式,陸陸續續給了阿城7萬多元。

  麗姐説,每次給錢,都在倆人開房之後,有時候阿城發工資了,也會給她轉來幾百元,説是分期還款。直到2019年的9月,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欠了信用卡好多錢,而且網貸公司也在催她還債了,才想起來向阿城催要,雙方關係急劇惡化,發展到現在,當初的甜言蜜語全變成了惡語相向。

  1月14日下午,麗姐來到記者辦公室,流着淚説完了自己的不幸遭遇,如今阿城已經不接陌生電話,發信息也是基本不回覆。記者幾次聯繫他,併發短信告知此事,也均沒有迴應。

  麗姐説,家裏的房子沒人租了,她現在也沒有收入,感情的歸宿如煙花一般迅速消散,留給她自己的,只剩下那個冰冷的家,不懂事的孩子,以及信用卡、網貸等一堆債務。她説不敢把此事告訴家人,更不敢告訴老公,她已經知道自己錯了,但生活還要繼續。

  在記者的建議下,麗姐表示,首先她要將相關證據拿到派出所報案,看阿城的行為是否構成詐騙,此外,她還聯繫了律師,看能否從某個方面起訴阿城,還清相關債務。她打聽到阿城現在跳槽去了海甸島的“XX國際”繼續做髮型師,她説這幾天要去找他,問清楚這些事情。她還希望記者能把她這個不幸的故事寫出來,以示警醒。

  • 海南在線微信號
    微信
  • 海南週末去哪兒
    微信
  • 走讀海南微信號
    微信
查看更多評論>>

【4px香港查詢】
·在發佈信息時,請您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並尊重網上道德;
·因您的言論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由您個人承擔;
·管理人員有權根據欄目需要對留言內容進行刪改。